90.番外(下)(1/2)

两个系统来临的结果就是他们畅谈了五天五夜, 若不是这个月谢缘与桑意提前将手头的事做完了,恐怕还会酿成什么不可知的后果。府上众人只知道城主和桑先生迎来了两位贵客。两个古人对于系统所拥有的知识、技术与能力发表了许多疑问,仿佛抓住了全知全能的神祇。

桑甜对他们二人, 尤其是对来自桑意的问题都很温和, 很耐心地为他们一一解答, 谢帛则觉得有点无聊——

他道:“这样, 我们刻录一个——不, 两个超级计算机给你们, 你们往后可以通过它和我们保持联系, 它提供和我们一模一样的功能,能量维持靠我和甜甜传输。这样问下去你们是问不完的。还有一点,有些技术和思想我们会对你们进行关闭,因为那是可以引起世界线变动的成果,会引起主神的注意。也是因为这一点,城主大人,小桑, 我需要你们二位的保证, 将这一切都烂在肚子里。不要每天想着去改变世界进程,因为该来的总会来,蝼蚁撼动巨树的结果, 一般都是无休止的混乱。”

桑意问:“也就是说, 当两条咸鱼, 对不对?”

谢帛赞许地看了他一眼:“是这样。要知道, 我们曾经送还过一些快穿者, 他们……怎么说,比较激进吧,回到原世界后就不停地搞事情,认为自己也算是看清宇宙规律的人了。什么造|反啊拉大旗啊都算轻的,还有一个古人准备自制飞船冲出宇宙,最后被当成疯子关了起来,人人看他像看吉祥物似的。历史规律如此,二位都是聪明人,想必知道什么事可为什么事不可为。”

谢缘点点头:“好。”

桑意放下蠢蠢欲动的手,有点不甘心地道:“那我听瓜皮的。”

城主府接待了两个系统,时长两个月,两个月后,谢帛和桑甜过来告别:“其实作为系统,我们也是第一次以人的视角来看我们所维护的世界,我和甜甜也准备当两个快穿者了,四处旅游一下,也挺好。这个世界我们就打算呆到这里了,挥挥。”

桑甜抱了抱桑意:“受委屈了就跟哥说,哥罩你。”

谢缘面无表情地道:“我也是他哥,小桑他以前都叫我缘哥哥的,我可以罩他。”

250:“……”

桑意牵住他的手,回头笑:“缘哥哥,这点醋也要吃?”

谢缘满意了,搂着他跟两个系统告了别。如同系统刚来时一样,送出门外后两个人就消失了,无影无踪。

谢缘则和桑意回到了房里,一人抱一个平板开始看。对于他们来说,未知的东西太多,当他们有机会去了解时,看什么都是新奇有趣的。城主府的办事效率也再度提高了不少——从前一个月的事情被他们压到一周完成,几乎醉生梦死,剩下二十多天便瘫在书房中网上冲浪。谢缘一直在学物理和史学,桑意跟着他学过一段时间后,兴致恹恹,开始看谢帛曾经推荐过的电视剧和电影。桑意和谢缘也因此打破了连续五天没有说过话的记录。

后来谢缘深感现状值得忧虑,把平板一关:“这样不行。”

桑意则想出了一个办法:“既然快穿世界对我们来说只是黄粱一梦,占用不了多少时间,那么我们想玩平板的时候,就去别的世界嘛。你说你最近学到了公元两千年附近的历史,我们也可以过去体验一下,对不对?”

谢缘采纳了他的建议。两个人先后去了许多地方游玩,比如历史上各个宫廷悬案的案发现场,比如追踪远古遗迹,还有亲自观摩各种传说的发生现场。桑意捧了一本《99个世界未解之谜》,挨个去找,还有幸遇见过几次外星人。

他们也去了公元二十世纪之后的世界线,系统给他们造了不同的身份,谢缘在一个大学中当教授,桑意则是他的学生。谢缘热衷于在上课时把桑意点起来回答问题,而每每这种时候桑意必定在玩手机,只能用眼神威胁讲台上的谢缘,而后不情不愿地“被老师叫去办公室”。后来桑意学乖了,跟谢缘声泪俱下地陈述了一番学分的重要性,从此每逢谢缘的课都不去上。谢缘扫一扫教师就知道人没来,也只能悻悻然地作罢。

这种时候,课上到一半,总还会弹出桑意的调情信息来,有时候是文字,谢缘立在讲台上时,视线微微往下一扫,思路也会听上那么片刻。面上在滴水不漏、严肃认真地讲着课题,底下却一心二用,盲打给桑意回消息。不外乎是那些黏黏糊糊的语句。

后来桑意学坏了,不再发短信,而是发语音给他。谢缘起初不知道还有语音转文字这个功能,眼看着有消息,却不知道桑意到底说了什么,好似有个猫爪子在心底挠啊挠。

这种情况,他一般都是憋到下课时再去听桑意说了些什么,唯独有一次不一样。谢缘上着课,留了二十分钟给学生自由思考提问,好几个女生逮着他问问题,眼光闪亮,谢缘一看即知对面在想些什么。这些正值妙龄的女孩子都是大胆又热烈的年纪,他比她们大不了多少岁,又是——据桑意描述,“是最受欢迎的冰山总裁类型啦!”,所以非常惹桃花。桑意比较低调,出门时都带着口罩和帽子,比他低调很多,桃花自然也少了不少。

这天谢缘在教室里转悠,靠在教室后边的墙上跟桑意聊天。

【桑小意】:你在干什么呀,想吃冰淇淋吗?我带给你。

【桑小意】:突然卖萌.jpg

谢缘低头打字。

【大瓜皮】:不吃,你少吃点,凉胃。我还在上课,还剩二十分钟,你过来吧。

【桑小意】:你又让学生自由提问啦?

【大瓜皮】:嗯。

【桑小意】:哄不好了.jpg

【桑小意】:你那群女学生个个都对你心怀不轨!你还特意给她们接近你的机会,哼!

谢缘看着屏幕上跳动的字幕,勾了勾唇角。正在这时候,前边有一个女生举手问问题,他快步走过去,将手机放下,一边讲解,一边就感受到手机连续震了两下。

好不容易讲完了,他低头一瞥,还剩十分钟。教室里十分安静,他接着掏出来看,又笑了。

桑意刷屏了一大排:喂,你在吗?帅哥在吗在吗?帅哥你在听吗?帅哥拍张自拍给我看看好不好呀,不好的话我拍张自拍给你看好不好?在吗帅哥?帅哥今晚想吃什么啊?我不想过来了嘛,好难走哦,帅哥你觉得呢?帅哥下课了出来看电影吗?帅哥你在听吗?嗯?在吗?

“……”谢缘忍着笑,回了个:“吵死了。”

桑意没理他,他很快回复道:“说自拍就自拍,你快看我手里的冰淇淋,真的很好吃!”

【桑小意】:[图片]

这人约莫就是想要向他炫耀自己手中的冰淇淋。照片上的人仰头看着镜头,眼睛瞪得圆圆的,是最受人诟病的直男蜜汁自拍角度,但因为人长得好,光线也好,挡不住的朝气和开心从眼前人的眉眼中透出来。他手里的甜筒占据了屏幕的另外二分之一,看上去是草莓味的,红艳艳的一片,堆成小山的模样,清亮好看。谢缘看着他的笑容,心情一下子跟着飞上了天。

【桑小意】:夸我。

【大瓜皮】:嗯,我老婆真好看。

【桑小意】:既然你老婆这么好看,请以最快速度点击下面一条消息,有个惊喜要给你。

谢缘没问为什么,眼看着有新消息弹出,于是飞快地点了。点过之后他才意识到是怎么回事——那是一条语音。

谢缘有时会开启录音功能做资料,手机没有静音的习惯。一个明媚好听的女声就在教室中回荡起来:“老公,我也爱你!”

满教室的学生齐刷刷地回头看他,惊叹声此起彼伏。

谢缘赶紧又点了一下,指望着能让这条语音暂停,没想到这短短一句很快就放完了,他又点一下,开始了重播:“老公,我也爱你!”

是个女声,但那微微压低的尾音的确是桑意的口吻无疑。

【桑小意】:变声器,我觉得这个版本还不错。哼,谁都别想从我手中抢走你。

谢缘面无表情地从女生们伤心叹惋的视线——以及男生们艳羡和好奇的视线中走上讲台,顶着骚动声淡淡地道:“下课。”

话音刚落,铃声响起。

【桑小意】:你不会生气吧?

谢缘低头给他回:“不会。”

他给他说了“我也爱你”,小心思显而易见——别人听来,肯定就会以为是谢缘闷骚,上课时还要跟老婆么么哒表白我爱你,故而有此回应,一方面说明了谢教授是有家室的人了,另一方面说明谢教授十分爱老婆。

“小机灵鬼。”谢缘按下录音键,温柔地道,“我给你补上——我爱你。”

当然,他们刚来现代时,也闹出过一些笑话。比如谢缘刚落地时很就惊恐:“这些姑娘怎么都穿成这样!”

系统给的资料太多,他还没来得及看服装变迁史。

而桑意遍阅各类电视剧,早就具备了包容一切的审美眼光。他批评了谢缘:“城主,你这就是迂腐了,你管人家穿什么,小姑娘就是爱漂亮,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审美嘛。”

彼时他们立在一个公交车站前进行的这番对话,周围人纷纷投来惊奇和狐疑的目光,还有一个大妈挤过来要签名:“你们在拍电视剧吗!哎哟,你们长得可真好看!签个名呗?”

……

后来玩得差不多了,桑意和谢缘也一致认为有点累,于是打算休息一段时间。他们现在拥有几乎无所不能的能力,也没有了系统的任务限制,但他们还是选择了回到江陵,他们相识相知的原点。

在别人不知道的时候,江陵城主和他的军师已经透知时光与千秋功业,只是他们谨遵承诺,从不向人提起,也从不将其记录下来。

两个人度过最初的探索期后,对系统留下的东西也不再那么狂热。第二个备用平板被收去了书库底下,第一个则放在书房中,谢缘偶尔用它来查点资料,桑意则用来看电视剧和小说。

相比现代剧,桑意本着落叶归根的原则,还是对古装剧更有好感一些。他最近迷上了一部新电视剧,连带着它的原版白话小说也一并看完了,没日没夜地看,将自己这个月的工作紧赶慢赶地完成了。谢缘每每想拉他说说话,下下棋的时候,桑意总是躺在榻上看电视剧。

谢缘很不开心。他问:“我重要还是电视剧重要?”

桑意道:“当然是你重要啦,但是瓜,你不能道德绑架我,你不让我看的话,我也是很难过的。”

谢缘又问:“那里面那些个大侠小侠的演员,姿貌比起我如何?”

桑意拍马屁:“自然是连你一根头发也比不上。”

谢缘没收了他的平板:“那就过来陪陪我,看我就行了,别看其他男人。”

桑意叹了口气,这种时候就过去乖乖窝在他怀里。

后来谢缘偶尔在平板的游戏功能中发现了一项名为斗地主的纸牌游戏,同他们的叶子牌有十分相似之处,于是花时间琢磨了一下,还无师自通地掌握了更多MOBA、CSGO等模式的游戏,每逢桑意叫他吃饭睡觉的时候,城主大人就会道:“宝,等一下,我这儿还没打完呢。”

桑意很不开心:“瓜,我重要还是游戏重要?”

谢言眯起眼,慢悠悠地问他:“当然是你重要啦,但是宝,你不能道德绑架我,你不让我玩的话,我也是很难过的。”

桑意:“……”

在谢缘的种种手段下,桑意终于签下了丧权辱桑种种条约,比如每天吃饭时不能玩平板也不能看电视剧啦,午休时随便玩啦,晚上的活动应当做一些有利身心健康的事情啦……等等。

“算了。”桑意咕哝,“婚姻是要两个人一起维持的,我有必要牺牲一下自己。”

如今牺牲到了自己头上,他又偏巧是个非常认真的人——谢缘给他交了一个“晚间计划”的任务,他只有绞尽脑汁琢磨。

面对备用机上来自250的疑问,桑意有点不好意思:“那个,不是,没有小三,我和城主也很好,我没欺负他他也没欺负我。就是我想查一点东西,但是得避开城主,免得到时候就不惊喜了。”

250:【行吧,你想查什么,我帮你。】

桑意小声说了一句话。

250:【????你再说一遍??】

222:【哎呀甜甜,他们这些年轻人就是会玩,夫妻情趣嘛,没什么的,我们来帮帮他,毕竟读心功能不用白不用是吧?】

桑意有点脸红:“就,他要是有心事,也不用告诉我,我就是想知道他可能会喜欢什么样的,你们知道,城主他从小就压抑得有点过,我想让他开心一点,但是又怕太过火了他会批评我。他生日要到了,我也想让他彻底尽兴一回。”

222:【好的,放着我来!分析结果大约0.001秒后放出,结果如下:谢缘这个人是非常典型的A型人格,胜负欲重,容易紧张,在性与爱情方面具备强烈的侵略性与攻击性、占有欲。但同时,由于他自小受到的教育与曾经爱护你的经历,他极力将这种潜在地欲|望压制起来,避免你产生不适或是伤害你。综合以上分析,他会对某些方面的强制情节有特殊偏好,并且会喜欢精神上的绝对服从与依赖。】

桑意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好像是这样,城主他在……的时候,总是很用力很折腾,看起来精神也比我好上很多的样子,我起初还因此自卑过一段时间呢。”

222狂笑起来:【你这种B型人格的散漫小咸鱼肯定不会懂的啦!不过我说一句实话,比起他来,你的确不是很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咔嚓一声,222的连线被切断了。

250温柔道:【别理他,他是个傻的。我综合分析了一下你们两个的情况,目前给你提供几个方案,你看看比较喜欢哪一个。】

桑意看着不同的方案化为字幕不断跳出,一面斟酌,一面关心起250的感情问题来:“哥,你最近和222怎么样啦?”

【还成,我现在给你提供的方案基本都是我和222试过的,觉得还不错。】

桑意:“……”

他挠头道:“行吧。祝你们幸福。”

半晌后,桑意经过仔细挑选,最终敲定了一个方案:“这个,这个剧情挺好,星际帝国背景的,这几套服装有点像城主热衷的那段历史的服装,可是那一段太沉重了,城主和我的历史观不一样,去了那个时候的话会不开心的。还是这个好,到时候没有国度了,只有这个什么帝星与外族,全宇宙大同,城主他应该会非常喜欢。”

222:【可以,那么我这就去给你准备一个高度仿真的小宇宙,道具如下:帝国军装两套(含军靴),散兵游勇Npc若干,豪华帝国双人大床一个,糖丝软鞭一个,金色软糖手铐一副,冰桶红酒一瓶,果酱点心、奶油点心若干。房中配套的还有厨房与餐桌,NPC会将食物端去桌上,免得你们玩得太疯会饿。】

桑意有点惊奇:“噢,还有这么多的。”

222道:【唔,你这次进行了谢缘的人格测评,我想这个要算得上非常投其所好了。不要低估A型人格在这方面的行动力,同时,为了让你们更入戏,我们会淡化你们在现实中的记忆,将设定背景中的人物关系凸出,这样既可以避免你们两个因为第一次进行角色扮演产生的害羞与出戏情绪,让你们玩得尽兴,也可以时刻提醒他不要真正伤害你。】

桑意搓了搓手,感叹道:“哥,你真好,我爱你。”

222很嫌弃:【去去去,我才不要只会女装的小屁孩的爱,一点情趣都没有。和找你的城主大人说爱去,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啊,乖。】

对话框消失,桑意手里出现了一颗米花糖。他高高兴兴地拆开吃了,而后去厨房讨了个凉薯啃着,啃完后给谢缘带了杯茶。

两人去过未来的时间线后曾经疯狂沉迷过一段时间的调味饮料,当中包括了咖啡、可乐、奶茶、鸡尾酒以及各式各样的星际能量液,后来桑意发觉自己精心保养的几小块腹肌处于十分危险的境地,这才和谢缘商量着要节制一点。后来喝多了吃多了,两个人一讨论,发觉还是自己家的雨前春最好喝。偶尔嘴馋的时候,也会让两位系统帮忙传送一些零食和饮料。

谢缘依然在励精图治,手底下行云流水,正在痛斥一批骄奢淫逸的老狗贼。

桑意把茶端过去,捧着下巴蹲在桌边,含情脉脉地看着他:“卿卿夫君,我都准备好了。”

谢缘手一抖,手里的毛笔啪嗒一声掉在了桌上。

番外(四)————————————————————————————————————————————————————————————————————————————

浩瀚星河中,一艘纯银色高级军舰悬停在1379号监听星附近,它周围一片空旷。

这是指挥舰,舰长即军团最高司令。一场胜利的战役刚刚结束,它名下的归属舰队远远散开,分布成防御性的X战术性排列,剩下这里,空无一人。如果长久凝望着那艘指挥舰的尾舱,说不定能瞥见一个年轻男人的影子,冷硬、俊俏,刀削斧劈似的硬朗线条,那是足以令全帝国上下男男女女为之痴狂的面容。

在容貌上,谢缘从未棋逢对手。如今的时代,任何人都有权利表达自己对美色的倾慕与渴求,即便对方是为冰山般的司令,也有一大批人津津乐道。

当然,他不在意这个东西,他视肩头的星花高于一切。绝对的权威、稍许的独断与我行我素,都成为他作为帝国司令独一无二的标识。那一袭深蓝的军礼服亦为他增色不少,肩章由金线绣制,平整宽阔的线条,从肩膀到腰胯、再到那双修长笔直的腿,与军装制服完美贴合,透露出一种肃穆而古典的男性美来。

当美色不自认为美色,他便从未意识到美色也能成为武器——

直到那个年轻人进入他的指挥舰,敲开了他卧室的门。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