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1/2)

第182章

番外宁王许小宝

建明五年六月,云南郡宁王府里,主子们都在午休。

侍候小主子的两名丫环坐在廊子下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议论着郡王妃此次回长安城要带去侍候的下人。

郡王妃当年嫁了郡王爷,跟着郡王爷来云南郡六年,生的哥儿都已经四岁了,这才有机会回长安城探亲。

因此宁王府里许多从未去过长安的家下仆人都对此次长安之行充满了期待。

“姐姐是郡王妃定下来要带去长安侍候哥儿的,烦姐姐到了长安,给我买些长安城出名的胭脂香粉,也好让妹妹见识见识长安城的好东西。”

说话的这一位乃是郡王武辉的嫡子武钧房里的二等丫环嫣红。

她就是云南宁王府建立之后,郡王妃在本地采买的丫环,还未去过长安城呢。

另外一位丫环绿柳乃是郡王妃从长安城带来的小丫环,后来钧哥儿出生之后,就拨到了他房里侍候,乃是他房里的大丫环。

“其实妹妹也不必失望,钧哥儿乃是第一次回长安,说不定郡王妃怕路上侍候的人手不够,多带几个人呢。

也不一定就不带妹妹的。”

两个人背对着房门聊天,未曾瞧见房里忽冒出个小脑袋,头上还梳着个小鬏鬏,乌溜溜的大眼睛朝着两名丫环扫了一眼,便悄悄朝着门外伸出个白嫩嫩的小脚丫,竟然是光着脚丫子踩在地上。

见丫环们还在闲聊,并未听到他的动静,他整个人从才房内走出来。

左手提着袜子,右手提着一双小小的鹿皮小靴子,抬高了脚尖一步步挪远了。

小家伙悄悄从廊子另外一面溜走了,直到过了转角处,那两名丫环瞧不见他的身影了,他这才坐在了地上,将袜子跟鞋子穿了起来,抬高了脚丫子朝着王府后花园而去。

宁王府的后花园里,有一处很大的荷塘,有木桥直达荷塘中心的听雨馆。

钧哥儿一路撒开丫子跑了过来,只因正午,不当值的下人们都寻了地方去歇息,四周静悄悄的。

他的脚步声踩在木桥之上,发出轻微的哒哒声,惊动了听雨馆里闭着眼睛午休的宁王爷。

宁王爷睡觉很是警觉,许是多年军旅生涯留下的后遗症,总是不自觉的对外部的环境保护高度的警惕。

这几年过上了平静无波的生活,他才渐渐放松了下来。

听到脚步声,他闭着眼睛唇边也不由浮上个暖暖的笑意来,然后假寐。

脚步声近了,悄悄推开了听雨馆的门,靠近了他睡觉的竹床,哧溜一下就爬上床来,肉乎乎的小身子立刻压到了宁王身上,“祖父快醒来”

见宁王还闭着眼睛,他索性将宁王爷的身体当床板一样,在上面滚来滚去,还用小胖手去捅宁王爷的鼻孔。

“小坏蛋,你不午睡跑来这里做什么?”

钧哥儿狡黠一笑,“娘亲说要回长安外祖家,我舍不得祖父,所以要多陪陪祖父。”

小家伙伸出小胖胳膊,揽着宁王的脖子,将小脸埋在宁王肩上,偷笑。

——他实在讨厌午睡,明明是可以玩的时间,偏要浪费在睡觉上面。

宁王在他肉乎乎的小屁股上拍了两下,“这次又是偷溜出来的?”

本来小孩子都贪睡,但钧哥儿午间却不喜欢睡觉,从会走路就跟侍候他的丫环打游击战,已经不是第一次偷溜出来找宁王玩了。

武辉与许珠儿初当爹娘,对这个精力旺盛的孩子头疼不已,好几次耐心都在崩溃的边缘。

但与此同时,宁王爷的耐心却全用在了小孙子的身上,对钧哥儿几乎有求必应,于是很快钧哥儿就变成了宁王的小尾巴。

此刻尾巴就吊在宁王爷的身上,闹着要去采荷塘里钓鱼。

宁王这几年的日子过的委实消闲,每日晨起打一趟拳,午后小睡片刻,晚饭后还要给小孙子讲故事。

中间要应付这个精力无限的小家伙的许多突发状况,似乎日子也过的非常的快。

他这大半生都处于风口浪尖,从很小的时候做长子到后来先帝落生,及止后来自请戍边,战事跌宕,多少次处在生死边缘。

后来被召回京,对朝廷贪官污吏大加屠戮,从来就没有一刻消闲过。

远离长安城之后,在云南郡他似乎终于得到了理想的平静生活。

王府中馈由儿媳操持,小两口对他十分孝顺,小孙子活泼机灵,他常常想,后半生这么过似乎也不错。

祖孙俩坐在听雨馆前,一人拿一支钓竿朝着水里下钩。

武钧的小钓竿还是宁王特制,为了配合他的力气。

“祖父,他们说你以前是大英雄?”

府里有位永禄叔叔,他一家都是娘亲的陪房。

相较于他家娘子,这位永禄叔叔的口才不是一般的厉害,也常讲故事给他听。

并且,永禄叔叔与祖父讲故事的风格截然不同。

前者讲的激情澎湃,很容易调动人的情绪,后者讲的娓娓道来,总有种处惊不变的淡定。

而钧哥儿总是很难将眼前这个被他从竹床上强拉起来随意穿着件夏凉衫子,趿拉着鞋子的祖父跟那个永禄叔叔口里风华正茂战功赫赫的英雄联系在一起。

差别太大了好嘛!

“你听谁瞎说的?

又是永禄?”

钧哥儿一脸“祖父你料事如神”的钦佩神色,还要追问不休。

“永禄叔叔说的是真的吗?”

宁王淡淡一笑,在武钧的小脑袋上摸了一把,“你觉得永禄讲的那个战场上的大英雄是祖父吗?”

钧哥儿摇头,“他肯定是弄错了。

祖父只会钓鱼看书,陪我玩儿,怎么会是大英雄呢?

还直入敌营取对方大将首级”

宁王认真脸:“对啊所以你永禄叔叔就是在编故事,钧哥儿千万不要被他骗了!”

要到很多年以后,钧哥儿长大了,经过多方佐证,对祖父的战功赫赫有了更为深刻的认识,才会对那个曾经一脸天真,在祖父面前撒娇打滚的自己抱汗不已。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