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9章 爷爷在此(1/1)

想要借助外力,目前这种国际环境,基本上不指望了,可是大放水这种事情,之前并没有人做过,需要有人以大魄力站出来推动这件事儿。

以陆峰对历史走向的了解,最终还是有人在1999年站了出来,发行国债四千多亿,从此以后负债发展成为国内主流拉动经济增长的方式之一。

饭桌上陆峰能听的出来刘副市长的急切,也明白现在情况的急迫性,可光靠他一个陆峰,就能扭转时代?

不可能的!

没人谁能扭转时代,只能在时代里挣扎,随波逐流,现在国内缺的就业岗位以千万为单位,需要大量的简单、重复性的岗位。

陆峰帮不上忙,只能把话题往学生上面转,这顿饭吃了一个多小时,临走的时候,陆峰看着刘副市长,开口道:“今年我们没有回来的打算,不过我可以给你一个准信,那就是明年的年底,我会回来,希望您到时候能多支持工作!”

“好!希望那时候我还在深圳!”刘副市长神色有些落寞,在他眼里,陆峰这些话不过是些场面话而已。

回到家里,俩人难得都闲了下来,坐在客厅沙发上一时间没什么话说,显得有几分寂静,江晓燕开口道:“现在北方城市国企改革,是真的大下岗,没了挣钱的门路,都往南方跑,今年工人的工资还不如前两年呢。”

“回来的时候,我看到路边有人打地铺,环境就这么个环境,短时间内没人改变的了,你一个人的时候多注意。”陆峰回来看了一些媒体,飞车抢夺、入室盗窃这些案子开始增加。

“我会注意的,最近别墅区加强了安保,前几个月听说有户人家被抢了,一家老小一个没留。”江晓燕叹了口气道:“这世道,听着都害怕!”

“也别让多多一个人瞎跑了,她身上那点钱,就够让人起歹心思了。”陆峰点着一根烟,说道:“我后天去一趟京城,回来后就返回香江了,今年八月十五就在香江过吧,你带着多多过去。”

“还有半个来月呢,再说吧。”

俩人再无他言,过了许久,江晓燕又聊起多多兴趣班的事儿,好像彼此之间除了工作、孩子,再没有其他可以交流的东西。

两天的时间一晃而过,陆峰启程前往京城,这一趟主要是飓风半导体的事儿,虽然没什么大问题,可陆峰依然不放心,第一批采购必须进去,要不然后面会越来越难。

这一次不仅是陆峰,还有天津那边的团队,将飓风第二代产品拿过来装机测试,电脑的主板、处理器、内存这些事飓风的主要产品,同时还有手机业务线路,之前的佳讯手机技术被完整的保留下来。

陆峰准备在1998年底回来,第一件事儿就是让手机重生,同时多线路发展,形成金融、地产、科技、互联网几个大板块,如此大的投资他也不用再筹措钱了,把联合资本拿到手后,他在内地多联系一些企业上市,快速增大联合资本的盈利能力,将资金以投资、借用等方式用来投资内地。

几天的时间,香江股市重挫的消息接连传来,内地的一些重要媒体都开始报道,批评华尔街和索罗斯,将他们称之为强盗。

陆峰在京城还算顺利,半导体这方面现在不像是多年后,随便找个人能对比出性能、参数,现在的领导对于这些一窍不通,当听到只要花因特尔百分之五十的价格,就能买到因特尔百分之八十的性能,顿时感觉超值!

九月四号,双方签订了集中采购意向书,在里面把基本价格确定了,明年飓风半导体将会有一批大订单。

九月五号上午,陆峰接到了香江办事处的电话,让他立马赶回来,情况不太妙。

陆峰现在也明白了该怎么对待这些人,电话里表示自己最早九月七号赶到,一来是工作忙,二来呢,从京城赶到深圳,再前往香江,时间上来不及。

电话里,陆峰得知,金管局的资金只剩下百亿,这几天被狠砸了几波,他们根本扛不住,因为大陆方面媒体将他们成为强盗,不少人都被骂的恼羞成怒,索罗斯在华尔街日报公开表示,他们有信心打垮香江。

九月六号,陆峰不慌不忙的从京城出发,中午时分降落深圳,晚饭带着一家人出去吃了个饭,九月七号返回香江。

陆峰没叫车去接,自己打了个车往办事处赶,司机一路上跟陆峰说着这几天的情况,话语里满是悲观。

“人家都公开说了,就是要搞我们,这些人啊,简直是强盗,你看看泰国啊、缅甸、越南这些国家,被祸祸的。”司机无奈的叹了口气,最后骂了几句。

“会好起来的!”陆峰安慰道。

下车结了账,陆峰朝着办事处走了进去,会客厅里的人不少,今天的盘面情况一团糟,可以说就在此时此刻就在上演着股灾,新鸿基的市值一度跌破五百亿!

港币更是被打的抬不起头来,空头在盘面肆虐,犹如洪荒猛兽,此刻哪个散户敢做多?看看那黑压压的卖单,怕是早已吓破胆了。

现场争执之声四起,金管局的人希望把资金交给他们来处理,大陆方面的人不同意,认为他们方法有问题。

他们则是说这些人不相信同胞,与此同时老董也待不住了,今天一早就赶赴进京,希望能得到资金的支持,同时说明情况。

陆峰给自己端了一壶茶,坐在那看他们吵,一副局外人的状态。

针对现在的情况双方争执不休,领导看向陆峰道:“陆总,你倒是出个主意啊!”

陆峰两手一摊,似笑非笑道:“我一个大陆仔,能有什么办法?”

“现在不是冷嘲热讽的时候,盘面已经撑不住了,剩下的百亿资金,明天猛砸的话,也就是一天时间,今天必须拿出应对方案!”

“我还是那句话,没有港币,就没有了港股,两者都得要,现在这种被动防守太弱了,需要主动出击。”陆峰慢悠悠道。

“我们双方都不要争这笔钱谁来用,交给陆峰!将资金的大头交给他,工行、人行来负责股市,策应港币!”负责人定下来一个基本论调。

会议一直开到傍晚七点多,他们就是希望这些钱交给金管局去用,并且认为自己有能力力挽狂澜,工、人两行则是对这种金融对战不太熟悉,这些钱可都是国家的命根子,这要是钱花出去,效果没达到,那就真成了千古罪人了。

钱放在两个银行,让陆峰来操盘,这要是出了事儿,还能推个人出来,更何况选陆峰出来也不是瞎选,他操盘过泰铢保卫战,这个事儿提交上去,上面肯定同意。

经过组织考虑后决定,让陆峰来操盘港币,股市则是交给工、人、两大行来进行,他们将会重点针对长江实业、新鸿基等一系列大盘股进行交锋,保住了大盘股,大家就有信心继续做多。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华尔街,索罗斯正在接受采访,这篇采访将会在明天早上发布,面对记者索罗斯神态非常自信,他现在甚至有些后悔没有加杠杆,反观罗伯逊的老虎基金,最近大半个月都赚疯了。

“我们从整个香江的情况来看,他们还有工业吗?任何一个地方的经济,都是工业在支撑着,当没了工业,只剩下金融,那就是空中楼阁,这样的地方不应该被做空吗?”索罗斯面对记者面带微笑道:“这不是抢劫,我也不是强盗,我是在帮他们,泡沫总要破的,就像是皇帝的新装,我只不过说出了实话,他们就不高兴了。”

记者:“去年在泰铢上,据我所知您是有对手盘的,那是一个华夏的年轻人,他现在就在香江,您有什么担心的吗?”

“哈哈哈哈哈!”

索罗斯笑了起来,开口道:“陆峰?他在哪里?不好意思,我没看见他,或许他就在溃败的盘面里,货币贬值,股市崩盘,这不是一个人可以挽回的。他如果真的想挽回,也不应该找我,而是让香江恢复制造业。”

随着报答发出来,瞬间陆峰再次成为话题的主流,所有人都在问,陆峰到底去哪儿了?

九月八号,陆峰正式接管资金账户,随后媒体开始大肆报道,大公报对陆峰进行了专访。

“陆先生,面对索罗斯说的,他说香江的经济是皇帝的新衣,你有什么想说的?”记者问道。

“是不是皇帝的新衣,这个得看香江在谁的手上,当在英国的手上,国际上就说她经济发达,人民幸福,安居乐业!可是才几日功夫?就成为了制造业空心化,金融化的惨像,成为皇帝的新衣。”陆峰面对记者说道:“有两个可能,一种是指出皇帝新衣的小孩,是个瞎子,七月一号后忽然长眼睛了,另一种就是选择性瞎!”

“对于索罗斯公开喊话,问您去哪儿了?有什么回应吗?”

“香江很健康,港币很健康,造成今天的局面,是因为家里进了土匪。既然他问我去哪儿了?我那就告诉他,爷爷在此!”

此章加到书签